读书很苦?那试试无知的代价


黄磊谈1977年高考

1977年,那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,正在上山下乡的570万考生纷纷放下手中的农活走进考场,27 余万人通过此次考试进入大学,高考制度一直延续至今。

参加考试的学生年龄差别巨大,师生同台、父子上阵、夫妻一起考试都不算新鲜的事情,年龄最大的考生是37岁,但是在求知面前,他们从来不觉得年龄是一个问题。

那一届的27万人后来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。

40年左右的时间,高考的录取率从5%到82%,为中国的腾飞提供了巨大的人才支撑。

在结尾的时候黄磊说:高考真的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,我们这一代人还需要多多努力。

很多人评论说黄磊的三观很正,说的很有道理,毕竟他当年的高考成绩也是过了清华北大的录取分数线。

读书很苦,却不一定高薪

提起读书、高考很多人会觉得苦,难以坚持下来,比如说前段时间在朋友圈刷屏的三张作息时间表。

衡水中学的暑期作息时间表:

清华学霸马冬晗的作息时间表:

浙江大学学霸胡一捷的作息时间表:

这三张作息表有什么共同点呢?

所有的学习安排,都精确到分,按照作息表践行下来,一整天的学习生活都是高效、充实并且井井有条。

很多人看到后,都不禁感叹,自己跟学霸的差距正是从这些满满当当的作息时间表开始的。

但在感慨的同时,也有很多人觉得,这样的作息,实在是太累了,要投入的东西实在太多。

你想想,从小学到初中就是9年的义务教育,从高中到大学又是7年,甚至还有的研究生、博士等等,期间还要各种培训、学习,他们觉得在教育这块花的成本太高,投入的金钱和精力巨大。

而且如此投入之后,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好的工作,不一定能够拿到高薪,那么读书还有什么必要?

无非就是读书可以拿到更高的工资、读书可以获得更多的人脉和资源、读书可以过更好的人生。

毫无疑问,这些都说的很有道理,但是这个理论还有一个缺陷,读书和工资不是完全成正比例的,不是说你拿到什么学位,这个社会就一定要给你什么工资。

所以,为什么要读书,我觉得不能完全从功利的角度去看待。今天桌子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,我们为什么要读书。

无知的代价

读书是因为要避免自己的无知,相对于读书,无知让我们付出的代价更高。

哈佛大学前校长德里克博克曾说过一句名言:“如果你认为教育的成本太高,试试看无知的代价。”

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,就会发现,不管是鼓吹“读书无用论”的人还是那些一谈到学习就叫苦不迭的人,他们往往是觉得学习和教育的成本太高,而相较之下,偷懒和放弃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愉悦感。

可是他们没想过的是,无知的代价,往往比他们想得要更加昂贵。

小说《鼠疫》里有过这样一句话:“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,而没有见识的善良会同罪恶带来同样的损害。”

因为无知导致自己最后付出惨痛代价的例子,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时常发生。

一个青年没有读多少书,后来